最新网址:www.xqishuta.com
() 早上,青云殿。

朦胧之中,一个硕大肥胖的身影,他兀自抬头挺胸严父神情,嘴里还不停地说着什么。

一个瘦弱小小的身影,他手里拿着一把与他差不多高的木剑,一脸的委屈,也就是四五岁的样子,穿着一件青色的衣服,额头之上有了汗珠,就连他的后背之上也有汗迹渗出。

显然练剑练得他挺辛苦的。

“迎儿,这招千里冰封不是这么走的!”

肥胖身影说着的时候亲自示范,脸上的横肉抖动小眼睛贼亮堂,赫然正是那个李九天。

他口中的迎儿和他一点都不沾边,一双大眼睛泽泽生辉,小脸蛋白净细腻宛若一个瓷娃娃,看起来就非常可爱,他看着李九天示范了一遍,再次凝神聚气呼呼风声木剑耍动了起来。

“爹,怎么样了?”迎儿稚嫩的声音问道。

“嗯,还算勉强可以!”

李九天微微一笑,走向前来擦了擦迎儿额头的汗珠,再也不是刚才严父的形象了。

迎儿的眼睛转动间看到了不远处的一个身影,一双大眼睛中闪现了激动的光彩,十几丈之外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身影,不胖不瘦一脸的坚毅和倔强,特别是那张清净的脸上非常友善,肩膀之上站着一只乌鸦似的飞禽,两只眼睛恍若两盏铜灯,在这浓雾缭绕的早上非常显眼。

正是刚刚从秘境中走出的宇文啸和撕裂枷锁失败灵魂归来的小血鹰。

“干爹?”

迎儿仿佛中见到了熟人一般,一阵风似得跑了过去。

这个时候那个有点气喘的李九天才转眼看到了正自走来的宇文啸,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迎儿!”

宇文啸双手展开,一把就把迎儿抱了起来。

他甚至都不带考虑的,就知道了这是他的干儿子,李九天和大师姐的儿子李迎。

在路上的时候,严王就已经把青云殿的大致情况说了一遍,他的几个师兄师姐修行都有了长足进步,尤其是这李九天可能真的是厚积薄发,五年的时间竟然一举突破到了剑虹四重境,其进步最小的是李慕凡,他现在已然冲破了瓶颈冲到了剑虹一重,其次秦凤凰剑虹二重,再然后就是杜玉和狐狸蓝儿双双剑虹三重,大师姐苗婉秋才刚刚越过剑虹第五重。

五年过去了,李九天依然是二师兄,稳稳地坐稳了二师兄的位置,而且隐隐约约中他还拉大了与其他人的距离,他与杜玉和狐狸蓝儿虽然只差了一重天,这可是差了好几个层次。

“迎儿,我们都没见过面,你怎么能一眼就认出我来了?”

“肯定的,干爹的相貌特征每天早上我爹都会给我口述一遍出来!”

宇文啸一把帮忙捋顺迎儿被风吹乱的秀发,一边又帮他擦去额头的汗迹。

也不知道怎么地,打第一眼看到这迎儿,宇文啸就有一种亲切感。

尤其是迎儿的那句干爹叫得他心里暖洋洋的。

他原本无限的设想见面镜头竟然一点都没发生,而且搞得他还

有些手足无措。

宇文啸虽然看起来是丈三大小伙,可这阵势他还是头一次经历,还真的当上了干爹。

“呜呜,娃子你见了八师叔也不行个礼吗?”宇文啸肩膀上的小血鹰一个翻身就跳了出来,一对乌黑中泛着光芒的翅膀扇动着,额头上的红色光芒更甚了,也使得他更有看相了,完就是一种自来熟,一脸欢喜地等待着迎儿的回应,“娃子,八师叔我可是有礼物的?”

“八师叔?”

迎儿看着面前的小血鹰,就是一个灿烂的微笑,一对乌黑大眼睛中尽是灿烂的阳光,晃动着两个小拳头照着小血鹰就是一下,一个差不多有雪鹰身高大小的拳头出现,看起来就像一个小太阳,炽热的温度顿时令小血鹰一阵的恍然,显然是宇文啸传给李九天的大日拳。

这李九天又把大日拳传给了他儿子李迎。

由于距离太近,血鹰根本来不及躲闪,结结实实接下了这一掌。

“啊,娃子,你太过分了!”

血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自然它有很大的配合成分。

虽然撕裂枷锁失败,但是它的灵魂完整回归了,用剑气划分的话至少是五重剑气。

再加上他的天赋神通,几个闪躲腾挪就把大日拳的威力卸去了七八成,不过这一两成的威力也让它疼得一个咧嘴,必究距离太近了,打得它身子在空中一连五六个翻滚,最后还是李九天走了过来,右手轻轻一个晃动,一团光芒出现为小血鹰化解了尴尬。

“不知这位少侠口中所谓的八师叔所谓何意?”李九天文绉绉地问道。

原来严王收血鹰为徒的事情还没有传回来,这李九天还不知道有这么个八师弟。

“老大,你来给我证明一下!”

小血鹰就是一脸的不乐意,随之就把目光看向了那边抱着迎儿的宇文啸。

“嘿嘿嘿!”

宇文啸就是嘿嘿一个微笑,不过这个嘿嘿微笑在迎儿看来就是占便宜的意思,于是小拳头再次举起来,照着小血鹰又是一记大日拳打了过去,这次有准备的小血鹰轻松就给化解了。

“你个没礼貌的娃子,还真以为八师叔好欺负,我那是让着你的!”

“迎儿不得无理,还不快快拜见你的八师叔?”

一个俊俏的身影一闪出现在当场,轻轻一掌就把迎儿的又一掌给化解了,“迎儿,这是你的八师叔,如此也太没有礼貌了,还不快快下来拜见请求八师叔的原谅?无礼的小子!”

“八师叔?师父什么时候又收了个八师弟?”

李九天嘴里咕哝着,到现在他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呢,不过一向妻管严的他见妻子都亲自过来亲口这么说了,估计是真的,小眼睛一个眨动急忙也走了过来,“八师弟,小儿迎儿无礼,还望不要怪罪,倘若真有冒失之罪,还请八师弟看在我的面子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宇文啸听得耳朵都是疼的,这才五年的时间,李九天就从一介白丁变成了鸿儒?

“二师兄,二师兄,你什么时候变得

这么文绉绉的了?”宇文啸微笑着传音问道。

“去,你个臭小子,什么叫变得文绉绉的,咱本身就是文化人好不好?”

不过当李九天看到苗婉秋的注意力放在了迎儿和小血鹰那边的时候,他急忙把声音压低悄声说道:“文绉绉的不是更能说明我老李的文化氛围嘛?怎么说我老李现在也是稳当当的青云殿二师兄,至少说话不能让人给挑出理来不是?对了,这真是师父收的八师弟呀?”

“有假包换,真的不能太真了!”

“那你不早说,这个梁子结的有点大了!”

李九天两只眼睛瞪着宇文啸一脸的恼怒,不过当他看向那只几乎被他爷俩痛扁的八师弟血鹰立马就是一脸的灿烂笑容,灿烂得让人看不出点滴的真假成分,标准的一个变色龙风采。

“迎儿,快快拜见八师叔,祈求它的大人不记小人过!”

这迎儿虽然长得很像他娘苗婉秋,但是心灵上和李九天还是更进一步,苗婉秋大眼瞪了一通也没把迎儿给瞪回认罪的程度,李九天这么一说他立马就反应了过来,乌黑眼珠转动。

“迎儿参加八师叔,师侄刚才多有得罪,望你老人家大人有大量,不记我这个小人之过!”

“老人家?我老人家?哈哈哈……”

小血鹰原本就是调皮捣蛋的鬼,再加上刚才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此刻的它禁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一对小翅膀一阵的翻腾,一股强有力的力量就把迎儿给扶了起来,“娃儿虽然刚才无礼,但胜在你不知我自然不会怪罪,我老人家怎么可能会跟你娃儿一般见识呢?”

“对对对,师弟说得对你这个大人没有必要和这个小人一般见识!”

李九天急忙一个马屁拍过来,拍得宇文啸一阵的无言,还真是一对天生好父子。

就连那边的苗婉秋也不得不佩服他们父子的配合默契,看着他们一个无奈的微笑。

“大师姐,血鹰参见大师姐!”

小血鹰学着刚才迎儿给他行礼的动作,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恭敬地给苗婉秋行了一礼。

这肯定是宇文啸提前告诉他的,它既然在同门中排行老八,意味着前面还有七个师兄师姐,本就脑瓜灵活的它在路上就央求着把他们的相貌爱好都给打听得清清楚楚,只是宇文啸没有想到这李九天的变化这么大,严王除了告诉他他有个干儿子之外其它的都没说。

他的说词还是止于他走之前的那个了解,也因此才有了这可乐的一幕。

“师弟,你客气了,往后我们都是自家人,就不用这么多礼了!”

苗婉秋急忙扶起就要叩头的小血鹰,她也是刚刚才知道这是严王刚刚收的八师弟。

“大师姐好!”

宇文啸也走向前来见礼,以前大师姐就特别照顾他,自然是感激不尽。

“七师弟可喜可贺,从你的红光上来看你已然超越了一般刚跨越剑虹的师兄弟!”

苗婉秋眼睛放光处就是一阵的惊讶,她肯定也得知了宇文啸的大致情况。最新网址:www.xqishuta.com

章节目录

天剑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火烈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烈虫并收藏天剑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