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家伙出事了,我正在协助孵化这些茧,又不能脱身。大人现在又陷入沉寂,也不知何时醒来,这可麻烦了!”

思虑良久,奇异生灵有了决断,猛地运转力量,海螺剧烈摇晃,猛地吐出一个巨大气泡。

气泡中,有着浓烈的灰色诡力,不断收·缩,犹如一颗跳动的心脏。

一股强大意念涌现,化为一道虚影,在巨大气泡中浮现。

“大人……,请允许我开启地界的最强禁制!”奇异生灵鞠躬,这般说道。

“最强禁制?!我的本体在沉睡,全力开辟这一地界,你确定要开启么?”那虚影缓缓开口,却是声音透着一种僵硬。

闻言,奇异生灵一惊,知晓大人为了开辟这一地界,已是将全部的力量、心神都投入进去,其投影才会这般呆滞。

“是的。大人,我可以肯定。”奇异生灵没有多言,断然道。

“我允许。竟然将开启的权利交给你,我相信你的判断。”虚影这般回应,很快模糊起来,消失不见。

轰隆……

洞窟中,随即响起震天巨响,巨大气泡涌出,朝着汪洋的最深处而去。

良久——

汪洋最深处,一片虚无的诡异光辉涌现,迅速凝聚,化为一片诡异星空,无数繁星闪烁,甚至出现一轮明月。

繁星点点,明月皎洁,却是闪烁着奇诡的光芒。

另一边。

在汪洋深处的某一孤岛上,秦墨等来到一处洞穴,那是龙蜥的居住地。

确切的说,这是一个墓穴,里面非常简陋,并没有任何线索。

一行同伴伫立墓穴中,观察着这里的每一处,对于秦墨等来说,任何一处细微的东西,只要与祖脉核心有关,都能推演出后者的所在。

可惜,这个墓穴中,并没有任何线索存在。

不过,秦墨运转【阵空仪】,依然找寻出一些端倪。

“这一雏形地界的祖脉,距离这里并不会太远。可惜,被强大的力量封禁了,难以找出真正的所在。”秦墨喃喃道。

正在这时——

墓穴外传来一阵剧烈波动,秦墨等脸色一变,飞掠而出,则是震惊不已。

天空不知何时,已是一片夜空,繁星点点,皎月当空,充斥着一种诡异的静谧。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这一地界的开辟,已是到了这一步?快要完成了。”银澄惊呼。

这狐狸随即进行推演,却是闷哼一声,连退数步,找到不轻的反噬。

秦墨一惊,【阵空仪】运转,却是立时卷起狂暴的空间飓风,从天而降,狠狠袭向一行同伴。

轰隆!

这座孤岛被击成粉碎,秦墨等在远处出现,虽是毫发无伤,却是脸色相当难看。

周围,一股若有若无的压力存在,一开始或许不觉得,但是,一旦进行推演,立刻就会遭到巨大的反噬力。

“这是什么禁制?!能够禁绝空间之道的推演!”胡三爷骇然惊道。

此时,一行同伴已是察觉到问题,随着这片夜空出现,这一地界充斥着一种无比诡异的强大禁制,让他们的推演无法进行。

这样的情况,让秦墨等震惊不已,这是从未有过的状况,竟有禁制能够封禁推演之术。

“主人,空间之道的运转也受到极大压制!这种禁制,应该是专门应对空间之道而布置的。”

透明神盒中,暂时器灵的声音响起,它发现神盒的一部分能力被封禁了。

这时,夜空中,一颗颗繁星闪烁,皎月生辉,化为三道光柱,笼罩向秦墨一行。

“糟了!”

秦墨一惊,当即启动透明神盒,将一行同伴纳入其中,而后,神盒一阵摇动,逐渐化为虚无,似是融入空间之中。

咚咚咚……

三道光柱垂落,瞬间洞穿了虚空,却是并未将透明神盒轰出来。

“好险啊!这种禁制当真可怕!”

在原地,一阵细微的波动传来,在透明神盒中,秦墨等看到这一幕的景象,都是为之心惊。

若非透明神盒的能力,能够瞬间嵌入虚空裂痕中,形成层层叠叠的空间皱褶保护自身,也无法抵挡这样的轰击。

“这是集结一方地界的力量,瞬间爆发出来的杀招,当真是恐怖的禁制!”

从透明神盒中,秦墨遥遥观察那片星空,则是发现每一颗繁星,就是强大诡力的凝结体。

这些繁星的力量连接在一起,由皎月为核心,构成一座巨大的禁制杀阵。

这一禁制杀阵的威力,就如同秦墨、银澄联手,布置了千年万年的祖级杀阵,其杀伤力之强,可想而知。

“这一禁制的杀伤力,就算是巨头来此,恐怕也会受损伤。况且,巨头还无法破坏这一地界的力量禁制。”秦墨眉头紧皱,这着实是棘手。

显然,那幕后黑手布局这么漫长岁月,才这样发动,确实是有着万全的布置。

“无法施展推演之术,这才是最麻烦的,这样就难以做到这一禁制的破解之法。”胡三爷摇头道。

无上圣袍鼓荡,其上浮现一道道古字纹路,试图以圣光之道,进行一种伪推演。

然而,这一手段刚一施展,透明神盒的位置,就被无数繁星锁定,一道道光柱轰击下来,直接将神盒轰了出来。

若非秦墨等拥有种种隐匿手段,单是这一下,就会陷入绝境。

另一处空间裂痕中,秦墨等在透明神盒中,思索破解之法,没有了推演之术,在这一雏形的诡力地界,如同是无头苍蝇,更别说破解这一可怕禁制。

“有了。”

秦墨目光一闪,有了主意,身形一晃,已是消失不见。

再出现时,已是在神盒的石屋中,屋内一具具石雕竖立,种种力量之道的气息交汇,有着浩荡磅礴的神秘气机。

启出【阵空仪】,秦墨尝试催动了一下,立时面露喜色:“【阵空仪】在这里果然能用,这下就好办多了……”

他刚才突然想到,这一石屋无比神秘,乃是伟大存在所创造,在力量层次上,必定凌驾在巨头之上。

在这样的地方,推演之术应该不会被封禁,现在一试,果然如此。

可是,下一刻,秦墨又皱起眉头,发现他失算了。

在石屋中,虽是能够进行推演,但是,却无法与外面的诡力地界连通,更别说推演那可怕禁制的破解之法。

银澄、胡三爷知晓后,既是震惊于石屋的神秘,也是愁眉苦脸,若不能尽快破解这一可怕禁制,那可就糟糕了。

谁又能知道,这一雏形地界何时会彻底成形……

并且,这一可怕禁制存在,若是无法破解,秦墨等则是如同瓮中之鳖,一旦这一诡力地界成形,首先遭殃的就是一行同伴。

从圆盘生灵、龙蜥的记忆中,秦墨等又搜寻了好几遍,也没有一个答案。

只是从龙蜥的记忆中,隐约得知,这是幕后黑手在开辟这一地界时,就着手布置的最强禁制,为了抵御毁灭性的外敌入侵。

“看起来,这两个家伙被擒,还是让对方引起了极大警觉,才开启这样的可怕禁制。”秦墨眉头紧锁,思虑着对策。

“有了。”银澄忽然瞪目,想到了一个主意。

章节目录

至尊剑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半步沧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步沧桑并收藏至尊剑皇最新章节